第131章 贾氏经

万良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爱去小说网 www.57zw.net,最快更新四合院:张弛有度最新章节!

    傻柱听着秦淮茹埋怨的话,自己想了想确实也是这么回事儿,挠着头傻笑着说:

    “秦姐,我说你这还记仇上了?要我说,这不是最近意外太多了吗?聋老太太刚刚还--”傻柱说着就反应了过来,连忙顿住了嘴,秦淮茹听着傻柱的话眼睑一紧,挂上了笑容追问道:

    “柱子,老太太能说我啥了?瞅你还给她瞒上了。”

    “嗨,没啥,就是她老人家也和我一样,觉得一大爷不对,看着你们家这么难,也不说多接济点儿,要我说,他可是足足拿89块钱的高级工。”

    傻柱说完见秦淮茹的脸色还是笑着的,又愤愤的补了句:“我找他拜个师傅也是,一直推三阻四的。”

    秦淮茹听着傻柱着岔开话题的话,也明白了傻柱对自己的态度变化的原因了,指定是聋老太太再背后说了自己的坏话,可还是一脸笑容的劝道:

    “柱子你可别和我说一大爷的不是啊,要我说,他对我们家够仁义的了,毕竟他和东旭非亲非故的,拜了个师傅,就肯这么照顾我们家。”

    秦淮茹说到这里眼睛一亮给傻柱出着主意说:“柱子,要是依着姐说,你平时在厂里该和一大爷多学学,学了手艺好考级不说,万一一大爷看你诚心,说不准就收你做徒弟了。”

    秦淮茹见傻柱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接着刺激道:“到时候,就是你还钱给一大爷,说不定一大爷都不肯收了。”

    “嗨,我是这种人吗?欠钱还能不还?不就是590块吗?”傻柱说着自己都有点不信了,接着解释道:

    “我也不是不想学,就是秦姐你也知道,我之前可是颠锅的,手上哪次不是几十斤的东西,现在这种巧活儿,对我来说比张飞穿针还难,你们总得让我适应适应吧?”

    傻柱说着还弱弱了补了句:“主要是之前我以为你们钳工简单,没想到这么难不是?”

    “现在你知道难了?当初姐求着你帮姐调食堂去,你也没答应姐。”

    秦淮茹说着还幽怨的看着傻柱,傻柱被秦淮茹这些话一说,再看着她的眼神,哪还记得秦淮茹是来赔罪的?只想着自己是真对不起秦姐,辜负了她的好心,傻柱还在想着聋老太太和秦姐的话,自己该听谁的呢,秦淮茹就接着说:

    “柱子,我说这些话也不是怪你,就是想着你能好,姐也能跟着你沾沾光不是?今儿天也晚了,姐不合适待你屋里,剩下的话咱就明天再说吧。”

    秦淮茹说着还拍了拍傻柱身上的灰,接着说:“看你这身上的衣服脏成了这样,又是油又是土的,明天想累死姐啊?”

    傻柱看着给自己拍灰的秦淮茹,想着她还愿意给自己洗衣服,心神又荡漾了起来,嘴里顺口嘟囔了句:

    “这不是揍许大茂这个狗东西的时候沾上的吗?要我说,我这可也是为了你。”

    秦淮茹看着自己给傻柱身上的灰拍的差不多了,才停下来说:

    “行,你说的都对,都是为了姐,行了吧?就和一长不大的孩子似的。”

    傻柱傻笑着看向对自己一脸宠溺的秦淮茹,只顾着挠头,秦淮茹看着傻柱的傻样儿,对着他也笑了一下,就转身出了屋子。

    傻柱看着秦淮茹出去的背影,这才坐到了凳子上,双手托着自己的头,看着门外的院子,想着这几个月的事情,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和聋老太太说的一样怪秦姐,这都是封建迷信的话,怪不得应该被打倒,秦姐做错什么了,依着自己看,还是得怪这帮街坊,要是都像自己和一大爷这么好,哪里有这么多事儿?

    傻柱说着就接着想要是大院的人都和自己一样,街坊们的关系该有多好。

    秦淮茹在外面瞅着家里的灯都关上了,估摸着棒梗他们都睡觉了,轻手轻脚的推开了门,挤了进去,刚转身小心翼翼的关着门。

    “哟,约会小情郎还知道回来啊?”

    全神贯注在关着门的秦淮茹,被贾张氏突然的说话声吓了一个激灵,冷汗都冒了出来,捂着胸口才转过身来说:

    “妈,你干什么呢?大半夜的吓死个人。”

    “哼,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看你就是亏心事儿做多了。”

    外面的月光顺着窗户,也洒进了不少进屋里,秦淮茹在黑暗里靠着这一点月光,看清了贾张氏的轮廓,边走过去边说:

    “妈,你说什么呢?棒梗今天可给柱子害惨了,我这不得过去看看吗?”秦淮茹说着也摸黑坐了下来。

    贾张氏听着秦淮茹的话,得意的说:“那是他蠢,没有我们家棒梗机灵,你看棒梗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给自己逗了一下乐子之后,贾张氏接着又说:

    “要我说,淮茹,傻柱现在都欠了一大爷这么多钱,又去了你们车间当了工人,依着我看,下个月他答应的十块钱都不一定能掏的出来,发工资的时候你就得跟着。”

    “妈,柱子刚刚和我说了,他不能接济我们家了。”秦淮茹在黑暗里都能看见贾张氏随着自己的话身体猛的一抖,生怕她又拍桌子连忙拉住她得手,接着说:

    “妈,你小点儿动静,别给棒梗吵醒了,要我说,柱子说的也有道理,毕竟他这下可背了八九百的债呢”

    “那有什么的?他又不是把这个钱给了我们家,凭什么就不接济我们家了?”贾张氏想了想接着说:

    “淮茹,你可不能这样,咱们可没欠傻柱的,你要是向着他,下个月棒梗和东旭就该饿肚子了。”

    还没等秦淮茹说话,贾张氏脑袋一转,又抢着说:“淮茹,要我说,和傻柱断了个干净也好,还是胡方有前途,你以后就向着他。”

    秦淮茹听着贾张氏让自己找胡方的话,脑海浮现的却是傻柱冲着自己一脸傻笑的样子,心底莫名的浮现了一点乏味,站了起来说:“妈,这事儿咱们就以后再说吧,明天还得上班呢,先睡吧。”

    秦淮茹说着就站了起来,贾张氏看着漆黑的屋里,也不好发作,只能跟着站了起来,嘴里还嘟囔着:

    “指就望你上班挣钱,家里连糠都吃不起,妈不得替你算计着点儿吗?”

    秦淮茹躺在床上,脑袋里全是今天的事情,傻柱替棒梗背了这个恶名不说,还赔了400块钱,晚上看见自己的时候还能一副傻乐的样子,想着想着忍不住在炕上翻来覆去的。

    “我说,淮茹,说要睡觉的是你,现在睡不着的也是你,你是不是看着今儿傻柱对你这么好,就起了别的心思吧?”

    “没有,妈,我这就睡了。”

    贾张氏见秦淮茹没接自己的话茬,自顾自的接着说:

    “淮茹你要想明白,傻柱这是傻,不是想着对你好,傻柱可都27了,多少大姑娘他的没相上,他能看上你?再说东旭可都还在呢,要是你不要脸,硬贴上去做了对不起东旭的事儿,就别怪....”

    秦淮茹就在贾张氏的碎碎念念中进入了梦乡,没了之前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