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礼数

烧包谷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爱去小说网 www.57zw.net,最快更新至尊神婿最新章节!

    第114章礼数

    陆项摆了摆手,非常认真的说道:“朱珍自打进门的那一天起,就是我们家里的一份子,家里的事情,她说了能够做主。”

    一句话。

    让朱家人愣住的同时,也让朱珍泪崩了。

    眼泪,就好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哗啦啦,掉落在地上。

    这么多年下来,如果说一点想法都没有,那就是自欺欺人。

    如今看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想到了公公陆项,想到了叶昊,不管是受了多么大的委屈,这一时候,荡然无存。

    “爸,谢谢!”

    朱珍带着泪水说道,陆超将妻子紧紧的搂在怀中,无比的疼惜。

    这时候,整个村子里的人,就这样看着朱珍,除了浓浓的羡慕之外,还带着一丝丝的不可思议。

    要知道,农村姑娘嫁入豪门,那就好比是乌鸦成了凤凰,但是真正的能够当家作主的,真的没有几个。

    从刚刚陆项的话来看,朱珍即便算不上女主人,说话也是顶用的,而且,朱珍的长相虽然说是不至于太差,但也说不上多么的惊艳,多半不是那种花瓶人物。

    曾经,村子里的笑话。

    如今,名副其实的有钱人家。

    这……

    让他们曾经耻笑过朱家的人,心理五味陈杂,说不出的滋味。

    村子最里边。

    一幢四层的小洋楼。

    楼顶。

    余建正在喝茶。

    想起这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余建的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几分的自豪的。

    贫苦起家,如今不说是大富大贵,但是在他们这个小山村里,那也是出了名的有钱人家,不知有多少人,羡慕他的生活。

    哒哒哒!

    高跟鞋的声音响起,一个穿着旗袍的中年女子走上楼来。

    坐在了余建的旁边,女子开口问道:“你女儿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

    “什么怎么处理?就我们提的条件,他朱家,哪怕就是倾家荡产也做不到,再说了,这只是我的第一个条件,如果他做到了,我自然还会有别的办法。”

    “一个臭小子,也有种惦记我的女儿,我没有弄死他,那就已经是他天大的福气。”

    余建笑着摇了摇头。

    这自家的女儿,眼光也真是够差的,竟然能够看上这种一无所有的穷光蛋?

    他是谁?

    整个村子里,谁提到他余建的名字,不是畏惧三分?

    钱,权二字,上可通天,一个连彩礼钱都拿不出来的卑微的蝼蚁,有什么资格娶亲生子?这种人,就应该以绝后患。

    咚咚咚!

    再次有密集的脚步声响起。

    “爸,出事了。”

    余建的眉头明显的一皱,对于儿子的表现有些不够满意,“毛毛躁躁的,有什么事不能够慢慢说?难不成天塌下来了?”

    “是那个……那个朱平他姐姐回来了。”

    朱平的姐姐?

    余建想了一会儿,方才想起朱珍这个人,但是并没有什么太大反应,随口道:“回来就回来呗,大惊小怪的。”

    年轻人顿时就僵住了。

    半天之后,方才吞吞吐吐的说道:“可是,他们带回来的钱,应该够妹妹的彩礼了。”

    余建的眉头蹙起,问道:“你怎么知道人家带回来多少钱?”

    “能不知道吗?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抬着,全村人都知道了,少说也有一千万。”

    余建:“……”

    一千万现金,就算是他,轻易之间也拿不出来。

    余建站了起来,说道:“走,一起去看看。”

    帝都。

    辉煌的帝宫之内。

    帝无双已经收到了情报,看似内心平静,实则是怒气横生。

    “洛虎?简直就是不知道死活。”

    “神族?我泱泱大国,若是让你一族成神,那么我有何颜面面对列祖列宗?”

    此时此刻,他恨不得,冲到洛虎之中,直接将洛虎斩杀。

    可是,他浮出水面的时间,还没有到。

    走了几步。

    帝无双大声的道:“叶昊还在不太会用江城王这个身份,有些时候,不需要那么麻烦的,只要亮出了身份,多少魑魅魍魉,统统避开。”

    当然。

    帝无双也没有公开叶昊身份的意思。

    有时候,越是神秘,带来的威慑越强。

    不过,这种时候,正是拉拢人心的时候,帝无双既然收到了消息,就不会对叶昊不管不问。

    “传我的命令,可以向一部分值得信任的人,公开江城王身份,另外,请苏老将军亲自走一趟,这种去君临天下,俯视他人的事情,我相信老将军会愿意的。”

    一道道密令。

    逐级的下发。

    能够接到命令的,都是帝无双的心腹,也是坐镇一方的大佬。

    一时之间,风云变幻。

    有敏感的,已经感觉到了,但是思考半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接下来的风云,会在一个农家小院汇聚。

    叶昊回来的时候。

    即便是有些晚了。

    朱家还是已经招呼了亲朋好友,摆上了桌子,一群人吃吃喝喝,好不热闹。

    这个地方。

    还在存在一些古老的规矩。

    农村老屋,都会在正中的位置留一间大屋子,称作堂屋,用来祭拜天地君亲师。

    堂屋里,摆了椅子,主坐之上,只能够德高望重的人坐。

    叶昊看了一眼,陆项坐在上面,还有几个老人,可能是朱家的长辈,至于其他的,就连朱珍的父母都没有在。

    随机打量了一下,见到没有位置,叶昊就准备退了出来,他也不是多么矫情的人。

    然而。

    陆项看见他了,朱珍也看见了。

    朱珍在朱昌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朱昌抬头,又看到了陆项的示意,心中一惊,赶紧去为叶昊准备位子。

    朱昌的速度很快。

    其实也就是加一张椅子的事情。

    叶昊无奈,摇了摇头,走上前去。

    然而。

    有人这时候笑着开口,“还是朱老弟周到,多谢啦。”

    余建大步走来,看到了位置,毫不犹豫的坐了上去。

    这一下,叶昊已经走了出来,站在堂屋中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坐下来的余建,也看到了叶昊,冷笑一声,“这是哪家的小子,如此的不知道礼数,哪里能坐,哪里不能坐,你爸妈没有教好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