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科举舞弊案

阴阳君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爱去小说网 www.57zw.net,最快更新开局播放鸦片战争,古人疯了最新章节!

    “惨,太惨了。看完星爷的唐伯虎点秋香,我还以为唐伯虎是个风流才子,没想到他的人生这么惨。”

    “父母亲人接连去世,这打击不可谓不大。”

    “我觉得是周星驰把他的身价抬高了,不然他的书画虽然值钱,但绝没有现在这么值钱。”

    “我一直以为唐伯虎是宋朝人,结果是明朝的。”

    “我要是经历了唐伯虎的经历,我比他还自暴自弃。”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未经他人苦,怎知他他人泪。”

    “冷知识,唐伯虎和王阳明是同一届参加会试的。”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可怜呐,唐寅。”

    【经过祝枝山的苦心规劝,再加上他还有一个弟弟,唐寅终于振作起来,发奋读书,力图考取功名,重现祖上荣耀】

    【此刻的唐寅,正如他在《夜读》一诗中说的一样:人还三跳,我要生前做一场。名不显时心不朽,再挑灯火看文章】

    【在此期间,唐寅的生活逐渐好转,他也慢慢从悲痛中走出来。不久,他又娶了第二任妻子】

    【此时的唐寅用才华对抗命运,可谓是又扳回了一局】

    【公元1498年秋天,经过3年的寒窗苦读,唐寅参加乡试】

    【这一次,唐寅再次展露出过人的才华,受主考官梁储的欣赏,唐寅中应天府乡试第一解元,一时间名声大噪】

    【大家应该都听说过连中三元这个词,这其中的三元就是解元、会元和状元】

    【明清时期,江南多才子,科举考试中中榜者江南地区占一半儿,其内卷程度比现在的山河四省高考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应天府又是其中之最,而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唐寅依旧以黑马之姿,夺得解元,可见其才华】

    【至此,那个恃才而骄的唐伯虎又回来了】

    【唐寅还十分张狂的画了一只昂首挺胸的大公鸡,并配诗《画鸡》,扬言道:平生不敢轻言语,一叫千门万户开】

    【他就想画中的这只大公鸡,他还扬言要连中三元,挑战读书人的最高荣耀】

    【他至交好友文征明的父亲看了他的诗劝告他,为人处世一定要沉稳,不能太出风头,更不能过分张扬】

    【可是,志得意满的唐解元怎么可能听得进去】

    【不久,唐寅果然因为过于张狂而摔了一跤,而这一次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后,唐寅再也没能爬起来】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夜读》这首诗是唐伯虎因为科举舞弊案落榜之后,郁郁不得志时写的。”

    “此刻的唐伯虎一无所有,但是他还有才华,他还有科举,他还有希望,可惜......”

    “我不知道真实的唐伯虎有没有作弊,但是我从字里行间看出来唐伯虎不是那种贿赂考官,科举作弊的人。”

    “我觉得,要么唐伯虎是被冤枉的,要么唐伯虎就是徐经牵连了。或许徐经小人得意没忍住在唐伯虎面前炫耀过考题,因此唐伯虎被迫作弊。”

    “也或许唐伯虎没禁住诱惑主动向徐经询问考题,反正唐伯虎主动贿赂,科举作弊的可能性不大,甚至可以说非常小。”

    “唐伯虎可是被锦衣卫捉拿过,从锦衣卫手里完完整整的走出来难道还不能证明唐伯虎无罪吗?”

    “可恨呐,徐经乃文人之耻啊!”

    “如果唐伯虎真的入仕,或许只能成为一个平平无奇的官员。而且更大可能因为过于嚣张而被弹劾,排挤。”

    【在进京参加会试的路上,唐寅结识了一个名叫徐经的富二代】

    【别的考生都在紧张的备考,只有唐寅和徐经是另类,每天都在把酒言欢,四处结交好友】

    【据说,在徐经的带领下,他们在会试前还拜访了主考官礼部右侍郎程敏政和礼部尚书大学士李东阳】

    【而恰巧当时的会试考题比较另类,许多考生甚至无从下笔,就算勉强打出来,也只能算是勉强够得上及格线】

    【可是,在这一堆考卷中,有两份考生的答案却让非常优秀,甚至可以称为完美】

    【而主考官程敏政看到这两份卷子之后脱口而出,这两份卷子一定是唐寅和徐经所作,而这句话也被在场的人听到后传了出去】

    【会试三场考试刚结束,便流言满天飞,蜚语满城,都传富二代徐经贿赂主考官,科举舞弊,提前得到试题】

    【当时朝廷派系林立,朝堂斗争异常激烈,流言蜚语很快就传入朝廷大小官员耳中】

    【主考官程敏政瞬间陷入漩涡之中,自身难保】

    【当时的户部给事中,也就是个监察官,名叫华昶(chang),他首先上书弹劾程敏政帮助唐寅和徐经科举舞弊】

    【华昶在弹劾程敏政出卖考题的时候,也没有确凿证据,也是道听途说,捕风捉影】

    【但是架不住事情大呀,科举舞弊啊,那可是大事。所以皇帝才宁可信其有的态度,让礼部去查】

    “据历史记载,唐伯虎是冤枉的。至少史书都是这么写的,至于大家怎么认为,那就见仁见智了。”

    “这件事我还特意去查了资料,这完全就是一场针对程敏政的政治斗争,唐寅和徐经都是受的无妄之灾。”

    “当时程敏政还不是主考官,徐经和程敏政家又是世交,于是徐经就去拜访了一下程敏政,然后让程敏政指点一下自己和唐伯虎。”

    “这就相当于你找前几年高考出卷老师去辅导你一下,这本来是没问题的。”

    “结果好巧不巧,不久朝廷命令下来,程敏政又是这一次会试的主考官。”

    “就因为这样,才传出来徐经贿赂程敏政泄题的谣言。”

    “啧啧啧,真惨,卷入政治斗争,唐伯虎也太无辜了。”

    明朝。

    听到这里,朱棣站起身来,一边儿左右踱步,一边儿思考。

    天幕很好的给朱棣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主考官带过学生,那这主考官的学生算不算作弊?又该如何避免这种作弊呢?

    “朝廷官员就那么多,礼部官员也是有限的,不可能让所有人都轮流出考题。”

    “如果禁止主考官指点学生又不现实。”

    朱棣微微皱眉。

    “到底该如何杜绝科举舞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