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袭杀

陈仓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爱去小说网 www.57zw.net,最快更新紫气仙缘最新章节!

    故人丛林遭伏击,鬼脸再现突袭杀。

    一艘红色的灵器级别宝船载着云阳夫人和云露还有四名女子在天上极速飞过。

    她们要穿过卫华城前方的丛林地带,然后向着东南方向赶往云阳门,此刻飞船高速运行着。

    而宝船中,云露仙子笑嘻嘻的站在云阳夫人旁边,正在细心的帮她按摩着肩头。

    手底下一边按摩,还一边说道“娘啊,上次的事情可算是有惊无险,您就别再叨叨了,赶明我也像我姐一样做个苦修士,这下您就开心了”。

    “哼,你个死丫头片子,竟说胡话,你能坐的住再说,还学你姐?你学的来吗?对了,你姐姐她还好吗?

    这孩子也是的,从小离开我和你爹身边太早,被你姥姥带了这么久,都跟我这个做娘的生疏了。

    你姐有没有说,她什么时候回云阳门看我跟你爹?”云阳夫人问道。

    “娘啊,你可别指望我姐了,就让我好好伺候你跟爹爹吧。我姐现在忙的很,她都进阶筑基后期了。

    而且参加完弈剑阁门内大比,拿了前五名次,这会已经在弈剑阁秘境接受特训了。

    估计五年后三派会武时,您才可以见到她了”,云露一边给云阳夫人捶肩一边说道。

    “是吗?你姐都进阶筑基后期了!这孩子修炼一直很刻苦,总算有收获。你看你这筑基初期都进阶多久了,怎么才堪堪稳固?

    成天就知道瞎跑,上次不是被人意外救了,这会还有小命吗?”云阳夫人微怒的斥责着云露。

    “娘亲啊,我这修炼速度已经很快了,多少人还不如我呢?

    再说上次那个隐剑君子又不是只救了我,我姐修炼出岔子,也是他救的。

    我听雪姨说这个隐剑君子,有可能就是弈剑阁的天才,只是此人一直隐藏于暗处,弈剑阁内也没人知道他到底是谁?”云露说道。

    “你姐练功出岔子?要紧不要紧?这是怎么回事?快说给娘听”,云阳夫人着急的说道。

    云露就把上次自己遇险,再到弈剑阁云芸受伤被救,捎带着连冰剑峰失窃,被人偷鸡的事情都一一给云阳夫人讲了一遍。

    云阳夫人静静的听完云露所讲的这一切,终于放下心来,慢慢的长舒了一口气。

    她接过云露递来的茶水,喝了一口才缓缓说道“还好你们姐妹俩,福缘深厚,得遇贵人相救,只要你俩没事,娘和你爹就放心了!

    只是听你所言,这个隐剑君子甚是神秘,不然娘亲和你爹一定要好好感谢一下人家对你姐妹俩的救命之恩”,云阳夫人说道。

    “娘亲啊,有机会的,我回来前见过我姥姥,我姥姥说我姐和这个隐剑君子可熟了,还说没准啥时候她就抱上重孙子了”,云露甚是大条的说道。

    “什么?娘亲出关了?什么重孙子?”云阳夫人疑问道。

    “我姥姥说,她能彻底复原也是亏了这个隐剑君子,因为他给我姐的东西,就有一样灵药是可以彻底治愈我姥姥伤势的。

    所以也等于是他救了我姥姥,娘亲,您说神奇不神奇,这个隐剑君子都快把咱们家女的挨个救一遍了”,云露好奇的说道。

    “听你这么说,倒还真是,看来此人与我们缘法不浅啊!”云阳夫人说道。

    “那可不!这隐剑君子救了我姐,还给我姐治伤,还教我姐剑法,还给我姐很多宝贝,我找我姐,她一样都不给我,您说气人不气人?

    依我看,我怕是要有姐夫了,所以我姥姥说就等哪天抱上重孙子”,云露埋怨的说道。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休要满口胡言乱语,这种事即使你姐同意,难道不需要向我和你爹,这个做父母的说一声吗?

    你姥姥也是的,哪有坏自己孙女名声的,等娘和你爹忙过这段时间,就去弈剑阁看看你姥姥和你姐,到时再询问一番”,云阳夫人微怒的说道。

    母女俩聊过此事,正在闲聊着,突然飞船受到外力攻击,一时宝船阵法轰鸣,眼看宝船遭到重创。

    情况紧急,云阳夫人带着云露和赶来的云阳门四人一起出了宝船,快速降落地面,急喝一声“何方宵小,为何攻击我等”?

    “哼……废话少说,上……”说话的是一名戴着鬼头面具,身着黑袍的金丹中期境界修士,在说话的同时,手中将早已酝酿好的一道法术拳影,已经同时向着云阳夫人等人打了过来。

    “快闪开”,云阳夫人急呼一声,顺带着云露闪到了一边站立,其余三名筑基大圆满女修士,也在云阳门金丹初期妇人带领下,避开了刚才对方突袭的杀招。

    云阳夫人快速打量一眼对面五人,领头的是一名身着黑袍的金丹中期修士,还有四名也是一身黑袍的金丹初期修士。好大的阵势!

    云阳夫人快速思考,心里暗道“自己这边除了自己金丹中期,剩下五人,她们分别是一名金丹初期和三名筑基大圆满境,还有云露这个筑基初期。

    这一仗着实没有把握!刚才对方用的是破法锥,已经破坏了宝船运行能力,这是打算不放人离开了,先和他们周旋一下,再寻时机,看看能否脱身”。

    云阳夫人看向自己一边的金丹初期妇人说道“师妹快放出求救信号,另外有劳你,先护住露儿他们四个,你们先用防御阵法顶着,不要分散,小心被逐一击破,我先拖着这个领头的金丹中期,我们再等待救援”。

    “娘,你要小心……”云露焦急的说道。

    “知道了,你自己也小心”,云阳夫人话落,刚才那个戴着鬼头面具的黑袍金丹中期首领,立马指挥身后四名同样戴着鬼头面具的金丹初期修士一起攻击了过来。

    一瞬间,四名金丹初期修士冲了上来,就对着刚刚布置好阵法的云露五人,好在有一名金丹初期的妇人主持阵法,一时间还真顶住了这四名戴着鬼头面具的金丹初期修士的攻击。

    这四名戴着鬼头面具的金丹初期修士,眼见四人攻击竟然都没有打破云露他们五人刚才布置的阵法,顿时有点恼羞成怒了,四人相互嘀咕了一下,就一起对着保护云露五人的阵法猛攻不止。

    而另一边,云阳夫人也和这个金丹中期的首领交起手来。

    两人都是使出法力凝聚法术远程对轰,你来我往,一时间竟然看不出谁胜谁负。

    云阳夫人的寒属性攻击和对面金丹首领的火属性攻击相撞,造成四周法术光芒乱飞,从远处看,就像持续放烟火一般绚烂。

    两人对轰一阵后,对面的金丹中期首领突然祭出一面盾牌,顶着云阳夫人的法术攻击,猛然冲到近前,他想要近身攻击云阳夫人,居然采用这种以伤换伤的打法靠近。

    两人开始近身施展仙技斗法,只见黑袍金丹中期首领手掌间,掌印翻飞,其中还带着一股赤红色的火焰攻击,端是厉害无比。

    云阳夫人撑起冰盾防护的同时,也是手指上冰箭射出攻击,由于两人修为都在伯仲之间,就这样有来有回的互相攻击着。

    另一边,一名金丹初期的鬼脸面具男子,拿出刚才攻击宝船的破法锥,硬生生的轰在云露等人的阵法之上。

    负责主持阵法的云阳门金丹初期妇人,由于她和阵法气息相连,阵法遭受重创之时,她也顿时嘴角冒血,但她强撑着维持阵法运转不被对方击破。

    此时云阳门三名筑基大圆女修士和云露,都快速把手掌按在金丹初期妇人的后背上,正在替她输送法力,以便维持阵法运转,不让阵法破了,他们面对四名戴着鬼头面具的金丹初期修士,就只有死路一条。

    “老子就不信打不破这个乌龟壳,给我爆……”,话声一落,那名催动破法锥的鬼脸面具男子,就把破法锥硬生生给自爆了。

    这破阵器具自爆的一击,直接让云露五人撑起的阵法产生了大量裂纹,眼看这一击加快了阵法破裂的进度,要是继续攻击下去,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而破法锥自爆的声响很大,把在一边的云阳夫人和黑袍金丹中期首领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恰在此时,趁着云阳夫人分心的一瞬间,黑袍金丹中期首领趁机偷袭,直接一掌实实在在的打了上去。

    好在云阳夫人本能反应,身体避了一下,这才被伤到肩头,不然这一掌打在胸口,不死也会去了大半条命。

    “呃……”云阳夫人嘴角渗出一丝鲜血,眼看是被此人伤到了。

    但云阳夫人斗法经验也是不差,在刚才中掌后退的一瞬间,一道细小的冰剑发出,也是采用以伤换伤的打法,趁着对方新力未生之时,快速射中了黑袍金丹中期首领的前胸,一时之间交手的两人都负伤了。

    黑袍金丹中期首领快速在自己身上点了几下,他及时封住相应穴道筋脉,避免冰箭伤害扩大,开始运转功法来稳住伤势恶化。

    而云阳夫人却恰恰相反,当她也想运转功法稳住伤势时,才发现对方掌印中的赤红色火焰是有些古怪。

    这火焰就好像蛊虫一般钻进自己体内,快速缠绕金丹,顿时她的法力运转就受到阻碍,造成她无法及时稳住伤势,也就难以承接对方接下来的反攻。

    云阳夫人心里暗道,目前对方已经快稳住伤势了,之后起码还有一战之力,而自己不仅伤势没有稳住,就连法力运转都受到影响。

    两人之间的天平被打破,接下来局面完全对自己不利,如果自己倒下,云露五人就是待宰的羔羊,可是目前救援之人还未到……看来只有拼了,就施展禁法一搏吧!

    云阳夫人看了一眼不远处保护云露几人的阵法,此刻被四名金丹初期修士长时间围攻,怕是也快要撑不住了。

    阵法中五人都是嘴角带血,最前面主持阵法的金丹初期妇人,咳出的鲜血已经染红了胸口的衣裳。

    此时情况极为不利自己一方。眼看就要出了人命,情况已是到了危急万分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