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离别(完结)

大染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爱去小说网 www.57zw.net,最快更新王爷,王妃又恃宠而骄了最新章节!

    “多日不曾回来,没想到皇宫内竟变得如此热闹!”

    一道清冷的声音在大殿外的廊道内响起。

    所有人都震惊了!

    若是所听没错的话,这是楚王的声音!

    他们刚才还在诋毁楚王,没想到楚王就来了?

    “君赫?”

    “皇兄?”

    太后和楚容齐齐动了,楚容扶着太后往外疾走。

    他们还未到大门口,就见到沈云禾扶着楚君赫出现在了大殿的门口。

    “楚王?楚王妃?”

    “天呐!真的是他们!”

    “到底是谁传的楚王失踪了?”

    ……

    大臣们一个个高呼上当,眼下所有人都将矛头指向了宋尚书。

    要不是宋尚书牵头,他们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君赫?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多休养休养?”

    陆绎看到楚君赫的时候几不可查的蹙了蹙眉,楚君赫失踪和受伤都是事实。

    “我若是不回来,这些人不得上天?”

    楚君赫意有所指的看向了宋尚书。

    在来的路上他就调查清楚了,今日的叛乱是宋尚书一手策划的。

    楚君赫勾了勾唇,走到了楚容与太后面前停下。

    “皇祖母、皇上,这便是宋尚书勾结一众官员妄图逼宫造反的证据。”

    楚君赫递上了一封厚厚的奏章。

    太后看了楚容一眼,示意他接过奏章。

    楚容原本想先让太后看奏章的,但是太后示意他便接过了。

    早朝,又重新开始。

    只不过,这次多了两个旁听者:沈云禾和太后。

    因为有了楚君赫在场,楚容下决定便果决多了,当场将那些参与叛乱之人打入天牢。

    更是将为首的宋尚书派人立即押往皇城内的菜市口,游街一圈再当众斩杀。

    宋尚书的一家也没逃脱掉被诛九族的命运。

    其他人还在忙碌,沈云禾扶着太后去了后宫。

    “娘亲!”

    “娘亲!”

    ……

    远远的,瑶瑶和星屿见到沈云禾,高兴的飞奔了过来。

    沈云禾再看到两个小家伙,都有些认不出来了。

    两个小家伙明显长了个头,甚至就连瑶瑶那肉乎乎的身子都竖着长了。

    “娘亲和爹爹不在,你们有没有好好听话呀?”

    沈云禾拉着两个小家伙闲聊。

    瑶瑶嘟着小嘴叭叭开了:“瑶瑶可是最听话的呢,瑶瑶还帮着皇祖母处理了好多事情。

    那天宫里新来的禁卫军叔叔不小心犯了错,还是瑶瑶帮着求情的……你说是不是哥哥?”

    瑶瑶一张小嘴叭叭着就没歇下过,最后了还将星屿给拉了出来。

    星屿抱着沈云禾,他本只想安安静静的听着瑶瑶说话,没想到冷不丁的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星屿连忙站起来点头。

    这一幕,将太后和沈云禾都给逗笑了。

    皇宫内,因为有了楚君赫的加入,一切也变得井井有条起来。

    楚君赫回来之后,便以雷霆之速将所有的大臣全部洗牌。

    一时间各郡县内,早已站队的官员们一个个人心惶惶,不得不立即起草文书上表忠心。

    皇城就这般被洗涤了。

    与此同时,南疆的停战书也送到了。

    楚容看着楚君赫所做的一件件事情,他内心很是震惊,他看着那停战书扪心自问,他自己做得到吗?

    楚容坚信自己是做不到的。

    所以,这北疆的天下或许只有楚君赫才能真正的守住。

    楚君赫回楚王府养伤了,楚容却在盘算着要怎么将这北疆的天下还给楚君赫。

    沈禄在朝局稳定之后,便让副将带着大军回了营地。

    而他则是回到了许久没有回来的国国公府内。

    老夫人得知沈禄回来了,连忙来主院这边找他。

    却被下人告知,国公去了怀恩阁。

    老夫人便又马不停蹄的往怀恩阁过去。

    刚到院门口,就听到苏怀柔低泣的声音:

    “老爷,这些年我一直安分守己,如今沈云禾也早已成家立业。

    楚王也从边关回来了,一切尘埃落定。

    我别无他求,只求老爷能给我一纸休书,让我离开。”

    “你在胡说什么?”

    沈禄气得连胡须都在颤抖。

    亏他想着多日不见,一回府甚至连口水都没喝,就往这怀恩阁里来找苏怀柔了。

    结果她看到他,二话不说就要下跪求休书?

    “老爷!我忍了这么年了!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夫妻情分可言吗?

    先前是因为局势不稳,形势不定,现在一切都好起来了。

    你放我离开又如何?”

    苏怀柔红了眼眶,她早就已经想离开了,若不是怕沈云禾担心,她又何苦忍到现在?

    如今一切都好了,她还在这做什么?

    这座国公府困了她几十年,她所遭受的又岂是一封休书能抵的?

    “怀柔?你在做什么呀?你可是国公府的当家主母!

    这些年你一直循规蹈矩,怎么能休了你?你所犯七出之条那一条?”

    老夫人一听苏怀柔要求休书,当即便着急了。

    这国公府若是没了苏怀柔,岂不是要散了?

    家不成家,像什么样子?

    “母亲,我这些年在国公府受了多少委屈,难道您不知道吗?我想通了,余生我想活得自在,哪怕没有锦衣玉食,我寻一方田地,粗茶淡饭度过余生也好过,我日日在这国公府内守着这些冰冷的物件。

    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在提醒我,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甚至是发生在云禾身上的那些不公!”

    苏怀柔铁了心要休书。

    “今日若是得不到休书,那我便奏请皇上,让我们和离!”

    苏怀柔撑着一股气将这些年的委屈尽数倒了出来。

    沈禄张了张嘴想要挽留,苏怀柔却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拿起早已准备好的行囊便冲了出去。

    老夫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举着拐杖就朝着沈禄劈头盖脸的砸了过去。

    “你这不省心的!让你这些年被猪油蒙了心!

    好不容易怀柔她安心操持起了国公府的事情,你还要闹着纳妾,就纳那什么白牡丹?

    你真是不挑啊,什么样的女人都要往府里塞!

    这下好了,怀柔也被气走了,我看你往后的日子还想怎么过!

    这家散了得了!”

    老夫人气得不行,沈禄也只能硬生生的抗下了这一顿打。

    他虽有心挽留,但是却也了解苏怀柔的脾气,他就算留得住她的人,也留不住她的心了!

    沈云禾出了宫便带着两个小家伙回了楚王府,多日不回来了,府里一切她都得操持起来。

    刚入门就被告知,国公夫人在后院等她。

    沈云禾心头咯噔了一下,连忙朝着后院跑去。

    看到苏怀柔的时候,沈云禾便扑进了娘亲的怀里。

    苏怀柔轻轻拍着沈云禾的后背,低声说道:“娘亲求了休书,你帮娘亲劝劝你爹爹,让他将休书给我。”

    沈云禾:……

    “娘亲可想好了?”

    苏怀柔点了点头,她岂止想好了?她已经想了很久很久了。

    “好,既然如此娘亲往后不如跟着我和楚君赫行走江湖吧?

    我和楚君赫已经商量好了,如今天下太平。

    我们打算将朝堂之事交出去,偶尔回来看看便是。”

    沈云禾拉着苏怀柔,说起了她和楚君赫回来路上做的决定。

    苏怀柔怔了一下,很快便点头同意了。

    云禾和楚王这一路走来颇为艰辛,若是能够离开朝堂,过自由自在的日子,也是很好的。

    “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楚君赫已经在安排了。

    等朝局稳定了,我们便离开。”

    沈云禾拉着苏怀柔的手,将苏怀柔安置在了楚王府内。

    苏怀柔已经请了休书,便没有回国公府的必要了。

    至于国公府,她自然还是要安顿一番的。

    不为别的,就为沈禄这段时间镇守皇城,他也该得善终。

    时间过得很快,朝局逐渐步入正轨。

    楚君赫的身子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关于北疆皇之前迫害的那几个人彘,楚君赫询问了他们各自的意见,将他们送往了城外别院安置。

    而沈云禾则是将景澜给带在了身边,她要送景澜回西川。

    无无论如何,西川都是景澜的故乡,她尊重景澜的意见。

    楚君赫在临行前几日,将大家全部集中到了欢喜楼。

    太后早就已经得知了楚君赫和沈云禾要离开,简直无比的兴奋,她也说好了,要跟着他们一起去闯荡。

    这些人当中唯独楚容不知情,当他开口提出要将天下还给楚君赫的时候,楚君赫也正好提出了要请辞……

    岁柠紧挨着陆绎坐着,她只要一想到皇兄和云禾要离开,以后很难再见到,她这心里就不是滋味。

    陆绎轻声安慰了她几句。

    整个晚宴大家喝得尽兴吃得满足,唯有小橘坐着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沈云禾抬着酒杯蹭到了小橘的身边,捅了捅她的手臂朝着翊承努了努嘴:

    “你若是舍不得翊承,你就留下,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出去几个月总要回来住一段时间的。

    这里毕竟是我的家呀。”

    小橘愣了一下,小脸立马涨得通红:

    “小姐在哪,小橘就在哪,这些年小橘早就习惯跟着小姐了。

    再说了小橘还要照顾小小姐和小少爷的。”

    小橘死活不愿意离开沈云禾。

    沈云禾蹙着眉朝着翊承看了过去,翊承扭扭捏捏的过来,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愿意跟你们一起走。”

    反正大家都走了,前几天楚容也替将军府正名了,他也没啥留念的。

    相比较于权势而言,他还是更喜欢在江湖上游走。

    所以,一餐散伙饭吃下来。

    原本只规划了沈云禾和楚君赫带着俩孩子的旅程,变成了拖家带口。

    甚至就连南苑王都要跟着一起去了……

    沈云禾拍了拍脑门,有些无奈。

    她这哪是出去过闲云野鹤的生活啊?

    这分明是将朝堂给搬走了嘛?

    活脱脱的移动的朝堂!

    翌日一早,大家收拾完毕在皇城门口集合了。

    皇后早早的便等候在了此处,儿行千里母担忧,她不能跟着一起去,便你想着要替楚君赫送行。

    远远的,皇后看到了人群中的南苑王。

    她那一双略带忧愁的眼猛的紧缩了起来!

    南苑王自然也看到了皇后!

    他眼底满是震惊!

    珍儿!这是他的珍儿!就算化成灰他也不会认错人!

    可是珍儿不是死了么?她又怎么成了皇后?

    接下来的送行,南苑王的视线一直紧锁在皇后的身上未曾离开。

    直到一群人架着马车远去,南苑王这才收回了视线。

    楚君赫是珍妃的儿子,皇后又是珍儿!那楚君赫岂不是……

    一路的欢声笑语冲淡了南苑王的疑虑。

    从此,楚王与楚王妃远走江湖,江湖上便多了一对神医与夜刹同行,成为了羡煞旁人的一对璧人!

    静谧的夜晚总是撩人。

    楚君赫缠住了昏昏欲睡的沈云禾。

    “别闹。”

    沈云禾拍开了他乱动的手。

    楚君赫委屈巴巴的又缠了上来:

    “娘子,是你说的大号小号都练废了,咱们是不是该要三胎了?”

    沈云禾缩了缩脖子欲哭无泪,她能不能收回她说的那些话?

    可楚君赫已经欺身上前以薄唇堵住了她的嘴……

    全文完。